“向专家这次过来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?”

  几人在沙发上坐下后,何千秋又赶紧重新换了茶叶泡了一壶茶。此刻他还是有些尴尬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  这时候,那位身穿麻布短袖的老头笑呵呵地开口了,

  “向专家要是不忙的话,还希望你能到我们博物馆里来做一做客,我们博物馆里的那些小伙子们,对你可是相当敬仰啊,要不是时间不允许,他们早就想到魔都上门拜访了!”

  “我这次过来,是有点私事要办,等忙完了就要回魔都了。”

  向南有些歉意。

  这老头,之前马玉川已经给他介绍过了,是姑苏博物馆的考古专家,名叫苏江涛,在业界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。

  在文博界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考古专家一般情况下都很忌讳收藏文物,倒不是因为这些文物大部分来自于古墓葬,更关键的因素,还是人言可畏。

  以前国内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明明是考古专家自己花钱淘来的文物,硬是被人捕风捉影,说是从考古现场偷偷夹带出来的。

  到最后,这位考古专家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将收藏的文物处理掉了事。

  从那以后,国内的考古专家都对收藏文物讳莫如深,渐渐地就行成了这么一条行业“禁忌”。

  而文物修复师就不用担心这一点了,因为他们几乎不进去考古现场,就算去,也会有考古人员陪同着,待的时间也不长,别人想捕风捉影都没有机会。

  比如江易鸿,他就收藏了不少古陶瓷器,不过大多价值不高,真有价值高的,也几乎捐给各大博物馆了。

  就是一个爱好。

  苏江涛虽然因为职业问题,不搞收藏,但他本人对文物还是很精通的,这次过来,也是受了“寻宝斋”老板何千秋的邀请,来鉴定一下那件奇怪的青铜器。

  只不过,他还没有看到那件青铜器,向南和马玉川就来了。

  顿了顿,向南又说道,“如果抽得出时间来,到时候我一定上门拜访苏老师。”

  “诶!什么苏老师不苏老师的,我可当不起你这么称呼。”

  嘴里这么说,但苏江涛的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。

  真应该让那些博物馆里整天diss我的那些老头子来听听,向南都喊我老师了,你们还敢对我吹鼻子瞪眼?

  可惜啊,刚刚就应该拿手机录一下音。

  心里这么想着,苏江涛嘴上还是很谦虚的,

  “你也别喊我老师了,我托个大,叫你一声向南,你就叫我老苏吧,听着没那么生份。”

  “行了行了,老苏,你别唠叨个没完了,向南今天刚到,下午又马不停蹄地跑到柳河川那里学习缂丝织造技艺,早就累了。”

  见苏江涛说起来没个头,马玉川也不耐烦了,他摆了摆手,又对何千秋说道,

  “老何,别浪费时间了,赶紧把那件青铜器拿出来给向南掌掌眼,一会儿还要早点回去休息呢。”

  他说得轻松,可苏江涛和何千秋早就瞪大眼珠子看着向南了。

  他不是文物修复师吗?怎么又跑去跟柳河川学习缂丝织造技艺了?

  天才都是这么为所欲为的吗?

  还让不让普通人好好活了?

  还是苏江涛反应快,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为国家修文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废材强少只为原作者十三闲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闲客并收藏我为国家修文物最新章节